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2|回复: 0

p1.葡萄酒的营养价值p

[复制链接]

252

主题

252

帖子

803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803
发表于 2021-2-23 22:5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以前,从来不相信有一种叫做乡愁的东西,书看的多了,有时从鼻子深处“哼”一声,觉得是所谓的文人骚客的强说愁而已。

    

    一直以来,觉得自己根本没有故乡,曾经一次一次厌倦和诅咒过那片有些贫瘠的土地,和那些说话口音很重的乡邻,冷冷地看着他们的势利,他们的卑微和无聊:有陌生人从村头走过,便有一街两行的人站在看着你,在那么多眼睛肆无忌惮的注视下,你会不知道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。

    

    可是终于有一天,当我在山青水秀的西湖之畔,看着蓝天白云下,翡翠色的水中磷光闪闪的时候,突然很怀念那片灰色背景下的土地,曾经诅咒和厌倦过的那片土地,“故乡”这两个字就这么理所当然,这么清晰地冒了出来。思绪陡然变得悠远绵长,掠过无限的空间,穿越长江,顺着黄河,一直到运河之滨。              

    

    突然间才意识到,牙牙学语、蹒跚行走、第一次认字、第一次上学…成长之中的苦涩、欢笑无不是和那片土地相连。

    

    曾经抱怨下雨那条街道泥泞一片,赤着一双小脚去上学,打着一把油布伞,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里跋涉,“扑哧”一声几乎摔倒,常因此而想逃学,是父亲瘦弱的背,让我风雨无阻。

    

    记起小学里那一排排平房,和平房间隔的那一排排的柿子树,黄色的小花,留下了些许儿时的记忆。从小小涩涩的柿子长出来,就在盼望着收获,秋天的时候,学校统一摘下,一个人分几只,拿回家中舍不得吃,静静地站在跟前看着。父亲说那些柿子树,是他当年盖学校时栽下的,栽的时候不知他有没有想过,会给自己的儿子童年带来那么多的欢乐。

    
3个巴西人如何ldquo操控rdq
    村子里的每条道每条巷子,熟悉它如同熟悉我自己:二十几年的风里雨里雾里雪里,清楚地知道,槐树底下的场里,少了几个老人的身影,多了几许新人的笑语;知道路上有几个坑,拐几个弯;知道哪个弯通向那一家,哪个弯通向那块地。

    

    那一条条路记得我穿着妈妈做的布鞋,奔走于现实和理想之间的苦辣酸甜:冬日里黑漆漆,爬起来穿着厚厚棉袄,戴上手套背着沉重的书包,穿过麦地的小路,到十里外的中学去上学。有一次有人浇地水漫了路,结成厚厚的冰,天黑看不到,刚走上路就重重地摔倒,一条路不知摔了多少跤,但是却没有迟到。有月亮的时候,河堤上有人堆了玉米杆,影影绰绰,头皮发麻,能听到自己心咚咚跳的声音,好像已经到了嗓子眼。

    

    记得那个闷热的秋日午后,玉米花粉的味道在空气中浓浓的弥漫,无聊空洞焦急的我,终于等来了那期盼已久通知书的时候,竟然有些淡淡地失落,所有那些日子,就是为了这薄薄的一页纸么。

    

    离开故乡的时候,根本谈不上有什么留恋,甚至有些庆幸终于可以摆脱曾经让自己讨厌的一切。在异乡最初的新鲜和忙碌很快过去了,接下来的是极端的宁静极端的自由极端的孤独的生活。迈步街头,看着无数生动的或呆板的面孔在眼前水一般流过,可以漠然面对这一切,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。

    

    工作之余在书与键盘之间,爬出一条蜿蜒的心路,同时,一个生疏的字眼不断在心路徘徊——就是“故乡”。

    

    春天来了,看到路边有人在挖马马菜,便想起麦田里的荠菜。暖暖地阳光下,跟小伙伴们一起,左手小篮右手小铲,肥肥的荠菜在刚起身的麦地里,在地头和地坎上,一颗颗荠菜,是童年的快乐,是少年的心事。很多时候心绪浮躁,只要站在绿油油的麦地里,找着荠菜,抬头看着蓝天白云,很快就会平静下来。

    

    高考前的那个春天,星期天执意要和姑母去地里,姑母拔草,我找荠菜。抬头看到坡上那个大大的墓,那里埋葬着我的父母,贫困和疾病使他们过早地离我而去,那一刻心中便有一个念头在升起,努力走好自己的路。

    

    春雨在外边滴答,想起那句“麦苗说,下吧下吧,我要长大”,仿佛闻到雨滴在干燥尘土飞扬的路面上的那股腥涩和温热。很快村子里的春树又会开出淡黄色的小花,苦苦涩涩地弥漫在整个村子;春季的庙会也开始了,淳厚的秦腔会温润干涩了一冬的情怀;想起那劲道的油汪汪的哨子面…           

    

    总之,记忆已经清晰地打开了它的门,开始亲切地包围和追逐着自己,每个夜晚关闭了床头灯,立即会有许多往事从一切可能的地方走来。昏黄的天空,飞扬的尘土,榆树的阴影里倦怠的蝉声,有月亮或者没有月亮的中秋,有雨或没有雨的清明,都成为温存的情紊爬上自己已经不再光洁的前额,爬上自己日渐沉重的心田。

    

    想着每一个留过泪的地方,想着留有欢乐的地方,想着每一个爱护过自己,伤害过自己,安慰过自己的人。不管自己承认与否,他们都与自己有过无可否认的关联,丰满了自己的生命,丰厚了自己的生活,是自己生命源头的一部分。

    

    缕缕乡情织成的网,滤去了故土的贫瘠,留下了热恋;滤去了乡邻的势利卑缩,留下了关爱和热心,滤去了女人的无聊骂街,留下了泼辣和能干…

    

    于是,想的愈来愈远,愈来愈具体,能记起隔壁奶奶家那只黑白相间的猫,是黑多还是白多,最多的时候抓过几只老鼠;能记起村头那棵槐树有几个大的枝桠,记起它上边曾经的那个好大的马蜂窝……

    

    不由得自己,总是记挂曾经不屑和讨厌的,那有些粗鲁的男人们、泼辣的女人和没有规矩总是挂着鼻涕的孩子,现在是否仍旧贫困仍旧目光短浅仍旧虚荣,是否还是有口饭吃就得过且过,守着几份薄地过日子。来自于他们些许的好消息也会让我激动,丁点的坏消息也会让我坐卧不宁。

    

    运河发大水,淹了好多地方,离我的村子很远,却叫我焦虑和担心了很久。偶然在网上看到输水管道破裂,淹了一个村子,我看到图片上那熟悉的土墙瓦房,看到那漂在水上的玉米杆和麦草,灰暗干瘪的房子,却是无比的亲切和让我心痛。

    

    空灵与落寂中,一种怅然总是袭上心头,牵着魂绕着梦的,是异乡人温馨梦境的叫做乡愁的东西吧

    

联系方式:(Email)niyinshuo@eyou.com|(ICQ)393501963|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DiscuzX

GMT+8, 2021-3-5 19:16 , Processed in 0.060066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